关于
您目前在:
首页 关于 新闻动态 媒体专家关注

媒体专家关注

2018年03月27日

向世界上最具革命精神的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学习—企业叛逆者网站



近日,企业叛逆者网站发表题为《PICKING THE BRAIN OF THE WORLD’S MOST RADICAL CEO: ZHANG RUIMIN》( 《向世界上最具革命精神的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学习》) 的文章,呈现了两位创始人与m.ms58.com董事局主席、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先生交流讨论中的精彩内容。

 

“没有成功的企业”——在我们最近的会面中,张瑞敏这样告诉我们。张瑞敏是的首席执行官,的总部位于中国青岛。目前,是世界第一的家用电器制造商,有70000多名员工。

张瑞敏是我们研究目标清单中的一位重要人物。为什么呢?可以说,他是现代卓越的战略管理专家。(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,我们说明了从1984年至今,他是如何成功地引领经历了数次组织改革。)

的显著成就引人注目。每年都有10000多家企业前往参观。然而,张瑞敏只亲自会见了大约20位外国访客。能成为这些访客中的一员,我们深感荣幸。

我们(在优秀的译员曹小川的帮助下)进行了深入讨论,内容涵盖了先进组织的重要性、组织转型、领导者的作用以及工作的前景。张瑞敏的理念如下:

关于先进组织的重要性

“没有成功的企业。这不是关于成功,而是关于如何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。我们试图在危机袭来之前进行变革。

我研究了传统企业所采用的解决方案,结论是:大多数解决方案只是为了短期成效。

显而易见,很多方案不能长期奏效。‘大企业病(世界500强之病)’以及众多日本家族企业的倒闭都痛苦地证明了这一点。

张瑞敏所说的“大企业病(世界500强之病)”是指最初(1955年)世界500强名单上的90%的公司都已不在其列。60年过去了,它们没能挺过来。这说明了大企业要长期生存并非易事。

人们也许会得出这样的结论:现在处于世界500强之列的许多公司将很快被新公司取代,也许会被新兴市场与行业中的公司取代。如果这些公司不能及时成功地转型,这种情况就会发生。日益以用户为导向的市场经济要求严格,且处于不断变化之中,正是由于这样的特性,形成了上述明显的结果。

“许多年前,我从西方管理哲学中学会了如何组成团队、部门以及战略事业部。

但是,时代变了,复杂程度也在不断上升。这些因素引起了新的用户需求的形成,而传统的管理理念已无法满足这些用户需求。

对于我们而言,这形成了一种危险的局面。这也解释了为何在2005年,我们开始发展新的组织模式,也就是所谓的人单合一模式。这是我们对日益增强的复杂性所做的应答。”

关于组织模式

“组织模式绝不能僵化,它们需要‘活力’。在凯文·凯利(Kevin Kelly,《连线》杂志创始主编)访问我们的时候,他也分享了类似的观点。

凯利认为组织需要像城市一样构建起来,因为事实证明,城市是不朽的,而且是不断变化的。这也是为何我们要打飞靶。

传统组织仍然以线性方式运营,高度进步的组织则明白我们生活在一个非线性的世界。要以过时的线性方式击中移动的目标,这是不可能的。

通过人单合一模式,我们创建了自我组织的单位(小微)。这使得各组织能及时抓住机遇。”

关于人单合一模式

“通过人单合一模式,我们真正迈入了网络时代。但是,网络这一方面也并不是最重要的。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不能再把权力委托给,或者说‘授权’给员工。

现在,每位员工都应该成为自己的CEO。甚至连彼得·德鲁克(Peter Drucker)都告诉我们,‘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CEO’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发挥CEO的作用,我们就可以一起发展成为一个企业,而不再依赖于几个关键人物。

所以,通过人单合一模式,我们的企业不再像一个帝国(有传统的封闭的金字塔模式),而更像一个热带雨林(有一个开放的网络化的平台)。

每个帝国最终都会垮台,而热带雨林生生不息。”

关于组织转型

“2015年,在德鲁克论坛上,许多人告诉我,要践行人单合一模式是不可能的。我曾与之交流的数位领导者,包括IBM的首席执行官,告诉我对于他们而言,这种转型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但我们做到了。在12年里,我们一步步地实现了这种转型,并把金字塔倒转过来。这引发了很多内部矛盾的产生,因为我们需要把内部流程从标准的瀑布式方法转化成并联处理。

最近,我们收购了GEA,这一转型表明了该模式是普遍适用的。为什么这一模式是可行的呢?因为人们想要受到尊重,想要有尊严地工作,并且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。

在GEA中,我们从一个小微开始,而现在已有五六个小微。这表明,人们想要从执行者转变为创客。”

关于领导者的作用

“不要再谈论传统的领导了。正如丹娜·左哈(Danah Zohar)教授(《量子领导者》的作者)和我谈论的那般,我们需要关注服务型领导的发展。

我们想要的每位员工都成为服务型领导者。对于这一点,我是非常认真的。正如之前所告知你们的,去年,我们收购了GE的家电业务。我去到GEA并会见了500名管理人员。

我引用了《美国独立宣言》中的第二句话来提醒他们,也就是‘人人生而平等’。在,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真正地自治。

本着这种精神,我告诉GEA的管理人员,我们并不是要去领导他们。因为我们的领导,你的领导和我的领导是同一个人,就是用户。这也是我们为何要如此接近客户的唯一原因。

在人单合一模式中,薪酬是由用户支付的。这与传统的工作方式有着根本的不同。员工们必须通过他们自身创造价值。如果他们不能在3个月中成功为用户增加价值,那他们就不得不离开了。

要问我对那些想要实现这种转型的领导者有何建议?那就是你要确定你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。”

关于发展前景

“现在,我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。在这个时代中,任何人或任何团体都可以创业。但传统企业不会有未来。

未来属于平台型组织。许许多多的平台将被构建起来,而去中心化也将变得非常重要。互联网时代的竞争不是公司之间的竞争,而是平台之间的竞争。要么拥有平台,要么被平台拥有。

物联网(通过日常物品中的设备之间的互联网形成的相互联系,使它们能够发送和接收数据)将提升透明性与一体性,促进诚信与共享。

对于生态圈的意识将得到加强,同时也会向共享经济发展。在未来,获得使用权将比获得所有权更为重要。”

关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

“为什么你能在中国发现这个故事呢?很大的一个问题,就是因为西方的管理上百年了,每一个公司以为做这一套是理所当然的。它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惯性了,很难去质疑它。另外一个就是文化的不同,西方的文化是原子论,而中国的文化是系统论。

在,我们提倡一种挑战自我的文化。让我们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,我们总是自以为非。没有说一定,我今天做的好就证明我永远都会好,所以我们有一句话不管你昨天的脚印有多么深,都不能回头欣赏。因为那都是在海滩上的,潮水一来都没有了。”

(此文据英文翻译)